色美國AV

新聞分類

產品分類

聯系我們

色色五月天網

地   址:稀土高新區希望工業園區

電 話:0472-2293808

傳   真:0472-2293808

網址:  www.hyzx100.cn


“小冶煉”為何屢禁不絕

您的當前位置: 首 頁 >> 新聞中心 >> 行業動態

“小冶煉”為何屢禁不絕

發布日期:2018-03-12 作者: 點擊:

  《浙江日報》編者按:當前,全省上下正在統一認識,認真落實省委、省政府“創建生態省,打造‘綠色浙江’”的戰略決策,積極改善生態環境,呈現出可喜的發展勢頭。但是,一些地方仍不時出現破壞生態環境的現象,盡管當地黨委、政府高度重視,多次整治,仍未完全根絕。從今天起,《浙江日報》推出3篇警示性報道,以期引起各地警覺,采取扎實措施,更好地推進生態省創建工作,真正走上生產發展、生活富裕、生態良好的發展道路。
    

  一個四面透風的簡易工棚,一只小坩堝,一臺鼓風機,一堆廢鋁渣,幾個灌制鋁錠的模具槽,三四名被煙熏火燎的務工者——這就是一個“冶煉廠”的全部構成,它的“產品”不僅僅是一塊塊鋁錠,還有大量粉塵、濃煙、廢氣和殘渣。

    這種嚴重污染環境的“小冶煉”在永康市已存在20多年。近幾年,當地政府多次大力整治,但“小冶煉”頻頻死灰復燃,屢禁不止。

  多次整治之后,總是“死灰復燃”

    7月2日,記者來到東永一線公路,在離永康10多公里的古山鎮周圍看到,公路兩側村莊附近冒出股股濃煙。

    追煙而去,記者走進路邊的大江畈村,離開公路僅20米,就有二三十家小冶煉作坊排成幾列。在現場,工人先將廢鋁渣軋成粉,碾機發出震耳欲聾的噪聲,滾滾粉塵撲面;將鋁粉倒入鍋中高溫熔化,升起陣陣黑煙和刺鼻氣味;鋁水直接倒入鋁錠模子,灌出了一塊塊鋁錠,作坊內沒有任何環保設備,煙塵、污水、廢物直接排放。一位滿臉漆黑的煉鋁工告訴記者:“一戶人家一口爐,一口爐就是一家工廠。”小冶煉作坊廣泛分布在古山鎮的大江畈、前黃、后塘村一帶,有的數十家聚在一處,有的將路邊店改造成小作坊,有的退居山岙。方圓幾十里有數家露天焦炭市場,專門為“小冶煉”配套。小冶煉作坊集中地周圍垃圾成堆,露天焚燒鋁箔產生的黑色濃煙躥上了天,其背后卻是一座座青山。一位村民說,村里一些果樹光開花不結果,有個村子連母雞都不下蛋,還有個村子多年征兵都沒有小伙子體檢合格。

  “小冶煉”污染,已成為永康的一個頑疾。

    該市環保局去年收到的1000多例群眾投訴中,有30%以上是投訴“小冶煉”污染的,也就是說,平均每天都有飽受“小冶煉”之害的居民舉報。

    近5年來,永康市委、市政府一次次痛下決心,先后進行了4次大規模的整治,每次都有一大批小冶煉作坊被關停。2002年8月,市政府要求各鄉鎮簽訂關停責任書,一抓到底,環保、工商、公安等部門聯手出擊,拆毀設施,斷電斷水,將全市1189家小冶煉爐具全部摧毀。

    但整治行動結束不久,投入甚少的“小冶煉”迅速死灰復燃,村里村外轉眼又升起股股黑煙。此后,小冶煉戶白天篩選,晚上熔煉,有的作坊甚至轉移到周邊縣市的一些不發達山區。盡管市政府拿出150萬元專項整治獎勵經費,仍然沒有一個鄉鎮符合條件能夠領獎。

    前黃村1300多人,其中有200多人以“小冶煉”為生。小冶煉業主李寶建說,由于上環保凈化設施的投入較大,運轉成本將提高,小冶煉業主普遍不愿意將錢投到治污上。

    “你禁我退,你歇我上,‘游擊戰’加‘持久戰’”,成為當地多年來“小冶煉”生存狀態的真實寫照。

    “小冶煉”屢禁不止原因何在?

 永康“小冶煉”最早出現于上世紀70年代的古山鎮一帶。由于投資少、技術易、效益高、容易模仿,“小冶煉”迅速成為當地村民主要的致富門路,成了許多農民的主要經濟來源。

    但是“小冶煉”生產工藝落后,“坩堝、鐵锨加碾子”,造成了嚴重的水源、大氣等污染,直至被列入省重點區域環境污染的“黑名單”。雖經多次整治,永康目前仍有數百家小冶煉作坊“復出”,加上原材料供應、運輸等人員,從業人員有幾萬人。

    “五金”產業對鋁錠等原材料需求巨大,相關產業的低成本要求成了“小冶煉”的生存土壤。“小冶煉”生產出來的80%的鋁錠、鋅錠、銅錠等均在本地消化。據了解,去年整治“小冶煉”時,每噸鋁錠的市場價格上漲2000元,一些鋁品制造企業利潤大幅下降。于是,“這是變廢為寶的產業”、“小冶煉是產業基礎”等成了當地一部分人“寬容對待”的思想基礎。

    集中整治不松懈堵疏結合正破題

    “發展經濟,絕不能以犧牲環境為代價。‘小冶煉’是黨委、政府多年來的一塊心病。整治‘小冶煉’,不僅是生態省建設的要求,更是全市各級黨委、政府實踐‘三個代表’重要思想的需要。”永康市委書記樓朝陽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明確表示,“哪怕‘小冶煉’及其產業產值再高,但帶來的環境污染嚴重危害廣大百姓的利益,必須從根本上加以治理。” 光堵不行,要堵疏結合。今年4月,市委、市政府要求市環保局進行“小冶煉”整治專題調研。最近,永康正醞釀新的治理方案。一方面通過合理規劃,把廢舊金屬熔煉作坊集中于特定的區域,尋求合作投資機制,形成一定規模的、環保設施齊全的工業小區,對污染物進行集中整治,達標排放;另一方面,對未進入統一規劃的小冶煉作坊,發現一戶就嚴處一戶,“治你沒商量”。

    實事求是不回避,形成合力破難點。最近,永康市政府還打算邀請環保專家前去“會診”,為“小冶煉”整治出謀劃策。同時,主動要求省環保局將其列入生態省建設的難點項目,進一步研究綜合治理方案。

    事實上,我省一些經濟活躍尤其是塊狀經濟發達的地區,都經歷過“鄉鄉點火、村村冒煙”的階段,一些地方目前依然存在著與永康“小冶煉”類似的情況。小冶煉、小水泥、小化工等行業雖然給部分人帶來了經濟收益,卻給生態環境造成了難以彌補的傷害。在經濟收益與環境保護、近期利益與長遠利益的艱難選擇中找到正確答案,恰是時下我省“創建生態省,打造‘綠色浙江’”之最需。

相關標簽:色美國AV

最近瀏覽:

在線客服
分享
歡迎給我們留言
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,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。
姓名
聯系人
電話
座機/手機號碼
>